木萌不萌

能够被你喜欢真的太好啦

我要咕咕咕一段时间(装傻

十二月要考四级

而我还没咋写(……

考完可能更上两回还要继续鸽(继续装傻

因为一月上旬要期末考……(。

(溜了

【瑶墨】我们有的只是当下和过去(2)

搞了个合集!请!

不是故意鸽这么久的,虽然这次字数相对上次较少【土下座】不过我这不是回来了(′゜w 。‵)


下次依旧不定期(摇可乐)


————


07


靖佩瑶在清吧常驻了,没什么事的时候会在酒吧打打下手。


而且酒吧离Y大也近,靖佩瑶觉得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也方便约秦子墨出来。


其实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喜欢这样的氛围:唱歌,生活。因为他是个佛系少年,标志是手腕上一直戴着的一串佛珠,和他的沉默寡言。


靖佩瑶唱起舒缓的歌,会让人很安心,大概存在一种魔力吧。


晚上的酒吧,时不时会有Y大的学生来聚餐喝酒。每当这个时候,靖佩瑶都有些怀念自己的学生时代。


所以当他看到眼睛清澈透明的秦子墨,大概想到了以前。


他喜欢带着学生气息的秦子墨,喜欢穿dk制服的子墨,有种奇特的吸引力。像是趴在窗台上,看过来挥挥手,笑了一下的学长。又像是会一把扯松领带,把人逼到角落里无路可走的存在。


想着晃了神,秦子墨已经来了。


今晚是靖佩瑶第一次在这里以正式驻唱的身份唱歌,作为对瑶哥嗓音着迷的,大概是有姓名的第一人,秦子墨当然不想错过。他还叫来了舍友来助阵。


“靖佩瑶!”台上人眼里那个坐在高脚凳上,身形有些纤瘦的秦子墨,不顾其他人,喊着他的名字。


靖佩瑶的大脑传来阵阵眩晕感,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喝酒。估计是在酒吧昏暗灯光下的秦子墨带着酒香,他醉在了其中吧。


一首下来,同学都说靖佩瑶的声音很好听,秦子墨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像极了赢了游戏的小孩子。一副“我多厉害我能发现这样的宝藏”这样的表情,秦子墨朝向台上又喊了一声名字。


——靖佩瑶。


奇妙的感觉从大脑开始传递,经由脖颈,后背,到达全身内外各处的神经末梢,秦子墨全身蔓延着一种酥痒感。靖佩瑶下台后,他一路小跑到了他面前,一把抱住了还没说出秦子墨三个字的对方。


08


靖佩瑶有些发愣,他没想到对方会一下子抱上来,心跳加剧导致了深呼吸,鼻腔里充斥着秦子墨今天特地喷的香水,闻起来很安心,靖佩瑶心想大概是木香吧。


几秒之后秦子墨撒开了手,脸颊迅速升温,装作无事发生:“瑶哥你唱的真好听!”


靖佩瑶看着对方错开的眼神,不由得笑了。


你笑什么啊,身边人如此问。


笑你可爱。


……还是没说出口,“没什么,”靖佩瑶揽过秦子墨的肩膀,“走吧,今天我请你。”


众人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转移到了烧烤摊。


靖佩瑶是偏爱路边摊的,市井香火气,他以经验之谈带他们来了一家不怎么起眼的摊。在吃到之后,一些人没说出的抱怨被堵回了肚子里。


真香。


靖佩瑶用胳膊肘捅了捅秦子墨,秦子墨顺势倾过身子凑了过去。


“好吃吧。”


秦子墨咯咯笑了,靖佩瑶这么认真的叫他,居然就这么一句。他转过头用还沾着孜然和酱的嘴:嗯,好吃。


靖佩瑶有点出神,这个男孩子于他的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吃完时候不早了,靖佩瑶准备顺路把他们送回去,再回酒吧帮老板收拾。一群人在路上笑着说着,秦子墨则像换了个人,一言不发地跟着大家。


“诶,子墨你怎么回事,今天有点不像你啊。”靖佩瑶放慢脚步,与秦子墨并肩。


“嗯?那我平时什么样?我没事,就是吃的有点多了。”秦子墨推了一下眼镜,看向靖佩瑶。


那双清澈的眸子是靖佩瑶第一眼就沉沦的地方。


就,你平时不都嘻嘻哈哈的么。看你不说话了还以为你不高兴。靖佩瑶别开了视线,看向前面的人群。


“没有,今天我很开心。瑶哥你唱歌果然很有吸引力,烧烤也很好吃。”秦子墨笑了,靖佩瑶才觉得安心了。


秦子墨接着说:“而且有时候笑着也不一定代表高兴哦。”


靖佩瑶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这时也已经能看到学校大门了。


“瑶哥我走啦,下次还会去听你唱歌的。”


“行啦行啦,你俩这天天一见的。还怕这一会两会的啊。”秦子墨的舍友勾住他脖子,拨乱了头发。


嗯。


靖佩瑶只这一声,也不知对方听没听见。


看到进了宿舍楼他才离开。


09


第二年立春刚过,靖佩瑶做了一件事。


表白。


其实从认识到现在也没多长时间,但是靖佩瑶觉得很久了。


喜欢这事吧,能藏,但是藏不住。就像盖横了的被子,脚和肩膀,总得露一个。


而靖佩瑶露的是聊天背景。


平时见面是不怎么看手机的,更别说打开聊天窗口了。偏这秦子墨有一次迟到了,说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靖佩瑶这边还没有发出去“我等你”的消息,身后秦子墨就吓了他一下。


亮着的手机屏上是备注“子墨”的聊天窗口,背景是一张拍的手抖到看不清脸的秦子墨。


秦子墨能认出来还是靠照片里那个书包。那是靖佩瑶用驻唱第一个月的薪水买的,送给秦子墨的礼物。


“诶瑶哥你聊天背景还分呢呀,跟谁聊天,背景就是谁?”


“没有,就你是这样。”


“是嘛!不过这张好糊啊。”


靖佩瑶看看搭在肩膀上的秦子墨的侧脸,这人到底是真迷糊还是在装傻,这背景图一看就是他偷拍的好不好。虽说两个人合照也不缺。


算了算了,这时候还是装傻吧。


停顿片刻后,顺便转移了话题:“走吧,既然你来了就去吃饭。有一段时间没吃烤肉了吧。”


“对啊对啊,不然我来这么早,想了一早上了!”秦子墨说着还擦了擦嘴,表示自己馋得要流口水了。


靖佩瑶眯起眼睛,心想你还骗我会晚到呢。


表白的契机?


好像没这东西。


那天吃完饭之后,下午两个人去电玩城了。中间靖佩瑶接了个电话,回来手机屏亮着,秦子墨又提到了聊天背景。但是说的话题是他一个有对象的舍友这么搞,背景图是女朋友。还不忘调侃一句,瑶哥你这对我图谋不轨啊哈哈。


说话的秦子墨眼睛没离开电子屏,靖佩瑶在旁边坐着,确实有别的意思的他,愣是说服不了自己这是句玩笑话。


靖佩瑶心想藏不住了,也不想藏了,就摊牌吧。


“我确实图谋不轨。”


“想和你谈恋爱。”


靖佩瑶背靠机器,胳膊肘撑着台面,脸贴近秦子墨一本正经的说到。


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的秦子墨,抓着摇杆的手停了下来。


靖佩瑶耳根子通红,舔了舔嘴唇:“我先回去了。”


“我没想要什么答复,你先提的。”末了还加上一句,硬是把表白这锅甩回去了。


“这这这……”秦子墨眼神游离,“瑶哥你怎么……哎哟我……”


“行了,你也不用说啥,我先回去了。”靖佩瑶把手机塞进兜里转身走了。


只剩下秦子墨和屏幕上显示“GAME OVER”的游戏机。


【瑶墨】我们有的只是当下和过去(1)

新坑在酝酿一个月之后(划掉)总算肝了一点儿出来_(:зゝ∠)_

后续了了无期~~(被打) 还可能没更新就跑去挖新坑了(跑)

最近没什么产出力,所以还在龟速看书。

————

01

“让我再看你一遍

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

台上一个身形消瘦的青年男子用他那极富磁性的嗓音唱着安和桥。

台下的人晃着酒杯,有的看着手机,有的看着酒杯,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

这首安和桥听了便忘了,没有忘的是自己的心事。

02

“子墨,晚上我还会去,你去吗?”

“去!”

男孩正集中注意力,用吸管拨动着玻璃杯里忽沉忽浮的冰块,用有些含糊却坚定的声音回应道。

对面人起身摸了一把男孩的头发,有些宠溺地笑了:“那我先过去了,你晚上下了课就来吧,老地方。”

“好。”男孩看着对面人走后,继续拨弄着已近融完的冰块,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瑶哥他居然撩我?!还摸头杀?!”

晚上。

酒吧。

“……辗转却去不到对的站台

如果漂泊是成长

必经的路牌……”

唱歌的人调整了一下麦,眼睛看向酒吧一角。当目光触及那人乌黑的头发时,又慢慢收回,放到了吉他上。

几首下来,弹吉他的人手指有些疲累,但是嘴角却是带着不明显的弧度。

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男生有条不紊地收拾着,眼睛不知第几次瞥向同一个方向:还在。

边背吉他边大步流星地走下台,盼望着能再快一点。

“子墨。”

弹吉他的人用台上那副极具吸引力的磁性声音,低低地唤了一声。那一头也早看到了他,小幅度挥着手。

“瑶哥,我第一次听你唱理想三旬诶。下次也唱吧,我很喜欢这首歌的。”秦子墨带着掩不住的喜悦。

“好啊,只要你喜欢,我就会一直唱。”靖佩瑶偏头看向秦子墨,“谁让我喜欢你呢。”

被突来的表白撞得有些昏头的秦子墨突然想到一件事:“瑶哥!你又撩我!今天在咖啡馆那次我都没计较了!”

靖佩瑶蹬着大眼睛,显得有那么点点无辜,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可我们是情侣诶,撩你不正常吗?”

“……”反而秦子墨脸涨得通红,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行吧,靖佩瑶赢了。

靖佩瑶背着大吉他,兜里揣着秦子墨的手。虽然此时他想喝杯奶茶,但是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他觉得奶茶也不过如此。

“不知道我毕业后能不能留在这里。”秦子墨似在自言自语,靖佩瑶却知道他在和他说话。“想留就留吧,Y市是个好地方。”

“……主要是有你在。”声音越来越小,秦子墨说完就后悔为什么要说出口了。

靖佩瑶转过头,虽然背着路灯,但是眼睛却闪着光:“有你在,我也愿意留在这里。”

“嗯。瑶哥我们明天去吃迎春街的烤肉吧!感觉好久没吃了诶。”

……

03

喵——

端着手机有些发愣的靖佩瑶对面,是大半个身子钻在桌子底下的秦子墨。

喵喵叫的不是猫,是秦子墨。

靖佩瑶被秦子墨拉到Y市比较偏的一家猫咖了,至少离他驻唱的酒吧比较远。

他说了几句这里有点远,但拗不过兴高采烈的秦子墨,所以还是来了。

对于猫来说靖佩瑶还是喜欢狗,可能因为狗会摇着尾巴表示喜欢,猫却不会。所以他现在看着兜着圈逗猫的秦子墨,有点迷茫。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自己却像只猫——在他和秦子墨的故事里。

靖佩瑶是北漂,只带了一把吉他,一点衣物。走之前对着钢琴依依不舍了很久,无奈钢琴不能折叠打包,不然他肯定要带走。

他是不太喜欢跳舞的,山西人的内敛让他放不开自己,所以舞蹈对于他,只有眉毛沾个边。

打开舞蹈这扇门的,是几年前在学校晚会舞台上的秦子墨。

那会他已经和秦子墨认识了,初识是在夜晚的天桥上。

回想起来,靖佩瑶还记得从天桥一边走来的秦子墨和他的同学。但清楚记得的只有秦子墨的脸和对白。

“哇,这个声音好听。”

“民谣诶。”

“诶,朋友你叫什么啊?认识一下吧。”

细碎的言语夹杂着风声,在听到被问名字的天桥歌手——靖佩瑶才抬起了头:“靖佩瑶。”

其实靖佩瑶本不想回答,他仅在天桥上几天,也生性寡淡。

但是抬头的那一瞬,对方的双眸即便是在镜片下,也挡不住那一股天真、透明的感觉。

于是他话从心生:“靖佩瑶。”

这三个字回答了问题,对他而言,也表达了一丝丝好感。

“哇,名字也很好听啊。我叫秦子墨,Y市大学的学生。看你在这里,是外来的吗?”秦子墨说着顺势蹲了下来,短款羽绒服帽子边沿的细毛擦过他的脸颊。

就像在看到猫粮,来者又退后三步的猫,靖佩瑶微微炸起的猫毛变得温顺了:“嗯。”

好吧,虽然只吐出一个字。

“你相信吗?梦想。”靖佩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蹲着的秦子墨感觉腿有点麻,一本正经地回复:“信啊,我也在完成它的路上。”

“子墨,该回学校了。”和秦子墨同行的同学在一旁唤了一声。

跺着脚缓着腿麻的秦子墨:“好咧,马上。”

“那我先走咯。”秦子墨和同学打了个招呼,留给靖佩瑶了一句话。

靖佩瑶嘴微张,他说不出口留个联系方式这种话。因为在他和秦子墨之间,他是猫。

一部分猫是看到喜欢的人也不会去直视,连偷看也没有的生物。

不过好歹靖佩瑶也只是像猫,秦子墨离开的时候,他看了好久。

04

一见钟情?靖佩瑶没经过什么情啊爱啊的,但他也知道秦子墨的存在对他不一样。

不一样到他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出“顺路”,给Y市大学的秦子墨带一份饭,尽管和那时他租住的小屋方向相反,还隔了十万八千里远——二环到五环。

堵到水泄不通不说,他为了让饭不凉专门买了个保温壶,哪怕他都不用保温杯。

所以说,一见钟情?

这是后来秦子墨问的。

靖佩瑶别过脸,只说:问那么多干嘛。却不知道自己耳根发红。

秦子墨就爱逗靖佩瑶,感觉和逗猫咖里的那只折耳猫一样好玩。

那只折耳猫一身纯白,耳朵耷拉着,平日里就爱趴在架子上最高的窝里,尾巴转一圈只露出一点点。

秦子墨也最爱轻轻摸它露出的那一点尾巴尖,酥酥痒痒的,让他想咯咯笑。

回过头看到靖佩瑶目光放空,对着他身后的落地窗发着呆。

一贯爱玩的秦子墨蹑手蹑脚走到沙发后侧,喝了一声:“呔!”

靖佩瑶身子微微一抖,眨了眨大眼睛,转向秦子墨:“子墨你干嘛?”

“嘁,瑶哥你的反应好没意思。”秦子墨努努嘴,跌进了靖佩瑶身侧的沙发,以一个特别慵懒的姿势靠着靖佩瑶。

靖佩瑶揉着秦子墨那一头茂密的头发,两个人就这么坐了一下午。

05

拿到联系方式是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偶遇之后的事情了。

“老板,老样子,三份。”

背对门口的靖佩瑶觉得这奶里奶气的声音有点耳熟,边嚼着馄饨边回头,果然,是大概一周前,天桥上那个主动搭话的男生——秦子墨。

靖佩瑶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拉动,他转过身来抬起了手:“秦z……”。

正在和对面男生开玩笑的秦子墨顿了一下,手撑着长板凳另一侧歪过身子:“啊,你是上次那个谁吧?靖……什么瑶?”

靖佩瑶手停在半空,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秦子墨灵敏的知觉而忘记放下手,还是因为对方没记住自己的名字感觉有点遗憾,而忘记了举着的手。

总之后面的七秒,鱼可以忘记之前一切的时间里,靖佩瑶才缓缓放下了手,点了点头:

“靖佩瑶。”

“哦——你要不要过来坐呀?”对秦子墨这种眼里无生人的男生,当然也想不到靖佩瑶只一面,就对他有别样的情感。

“不用了吧,你和你同学一桌,我过去不太合适。”靖佩瑶还是推掉了。

秦子墨也并没有坚持要坐在一起,只是在靖佩瑶吃完之后叫住他,加了个微信。

06

遇见的时候是深秋。

靖佩瑶的耳机里放着《加州旅馆》,那时他还在为了找租住的房子而奔波。

秦子墨的新学期刚刚开始,爱动好玩之下隐藏着学霸的气息。喜欢吃吃吃,逛逛逛,玩玩玩,睡睡睡。嗯……那一天就在准备回去睡觉的路上碰到了靖佩瑶。

有了联系方式后两个人偶尔会一起去吃饭。

深秋的风已经变脸,凛冽又无常。靖佩瑶和秦子墨缩成两团,踱着步子踩着落叶。

叶子裂掉清脆的声音作背景音,这种虽然有点冷但是十分诗意的画面,经常让靖佩瑶会轻轻哼唱。

后来靖佩瑶拥有酒吧驻唱歌手这个身份,也是秦子墨在听过靖佩瑶很多次唱歌后推荐到学校附近一个清吧的。

秦子墨喜欢靖佩瑶的声音,他相信一定有很多人也会喜欢。而且他知道,用歌声表达感情,是靖佩瑶一直所想的。他一直明白。

———

该怎么说,感谢看到和喜欢。

我估计龟速更新(′゜ω。‵)会尽量产出的,就酱~

什么 现在居然有置顶了_(:зゝ∠)_

————
【所有的喜欢都是随性】

本命:夏娜  小英雄(绿谷出久)  阳炎 

喜欢番剧类型:日常 / 恋爱 / 百合

翻唱er+p主:yukiri×hanser  40mp  COP

追星:觉醒东方>>鹅喂啃了解一下

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和人   吃喝玩乐  写东西  音乐  手账  ob11   jk制服
——

平常基本在肝学业,大学狗。
偶尔写点东西,坚定“爱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 (画画已废)
追星技能点亮中,乐器偷时间磨炼中

各平台基本上id同名

不要大意 欢迎来勾搭(*>◡❛)

背与侧(3)

14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高三就过半了。
靖佩瑶进入高三后就退出了国旗队,被女生们讨论的国旗队帅哥也换了人。而秦子墨还是“问题学生”,只不过问题小了。他还是闹腾,只是在枯燥的高三生活里,他的闹腾是多彩的。
他开始没时间去找靖佩瑶了,越堆越高的套题,越来越难的理科题,他甚至都没想多少瑶哥。公式、错题、挨的骂在脑子里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靖佩瑶那边也一样,没了秦子墨,生活像少了点什么。回家时总会想到那时半路拦截他拿着奶茶的秦子墨,弹钢琴时会想他用小奶音唱歌的样子。
从有到无从来是最残酷的。

15
高考后,靖佩瑶和秦子墨特地出去耍了一天,他们没有说高三有多难熬,没有说想报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和高三以前一样。

准备回家的时候,秦子墨没忍住,举着个烤红薯问靖佩瑶:“瑶哥,我们以后可能会分开吧?”
“嗯。”靖佩瑶没看着他。
“那我们约好以后要常聚呀。”
“嗯。”
“那,我先回家了,保持联系。”秦子墨看着越来越近的公交车,边吃着烤红薯边说。
“嗯。”靖佩瑶还是只这一声。
秦子墨眨眨眼睛,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气氛有点冷。

“瑶哥,下次见。”秦子墨在公交车上挥挥手。
这次靖佩瑶什么也没说。
秦子墨以为他又只说了嗯,只是自己没听见。
可靖佩瑶确实什么也没说。
靖佩瑶害怕他再多说一句,自己会不忍继续看着秦子墨的背影,侧身也不想。
他不想记忆模糊后,只记住他的背与侧。

16
五月,天气正开始一点、一点的变热。
靖佩瑶已经换上了短袖,对他来说刚刚好。

和舍友提着打包的饭,听到舍友说:“诶,佩瑶你看,那是汉服吗?男生穿汉服我倒是很少见。”
靖佩瑶顺着舍友的目光望过去,在他们宿舍楼下站着一个穿着汉服的看上去很瘦的男生。
记忆中熟悉的背影,但是他有点不敢猜。

离汉服男生越来越近,大概还有三四米,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或是感应到了什么,汉服男生转向了靖佩瑶走来的方向。

“瑶哥!”

熟悉的小奶音,熟悉的背影。
我果然,还是记得他的背影与侧身啊。

靖佩瑶心里早已有答案,却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他想了很久的人。
“瑶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秦子墨撩起汉服的长袖,冲靖佩瑶比了个耶,“我和朋友约在北京的展子面个基,顺便来你学校看看你,最近怎么样啊?寒假之后有没有想我啊嘻嘻。”
靖佩瑶看着还像高中时候活泼闹腾的秦子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窄窄的过道里,秦子墨跟他讲着老师说了什么,他记不清内容了,唯一记得的就是秦子墨的侧影,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每天都很想你。”
靖佩瑶在心里这样回复了秦子墨,说出口的只是一句:“要不要到我宿舍歇会?”
“不用了不用了,看你们还没吃饭吧,我下午就还得回去呢,瑶哥,来日方长啊。”秦子墨挥了挥汉服长衣袖。又让靖佩瑶想到高考后上公交车的秦子墨的背影。
他还想像以前那样和秦子墨搭着肩膀,在操场的长椅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闲聊。
回忆却总是捉弄人。

“那我送送你吧,我下午没课。”靖佩瑶只能说这么一句,虽然显得有些客套、生硬。
“也行啊,我还想多和你说说话。”
“我也是。”

17
机场。
“你还会来吗?”两个人坐了很久,却一字未说,靖佩瑶打破了沉默。
“啊,之后还会有忙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嗯。”

……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秦子墨手抓着行李箱的杆,脸没有转向靖佩瑶,仿佛在对空气说话,可他知道他在和谁说话。
“说什么?”靖佩瑶的低音炮总是让秦子墨会想到他的眼睛,那里像一片海,而他想在那里点盏灯。
气氛降到了零点。

“咱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秦子墨试图想打破冰面。
“嗯。”
“你不想我吗?”秦子墨转过来了,但脸还是侧着。
“想。”
特别想,其实靖佩瑶想这样说。但他们是哥们,他也只是个木头桩子,兔子还可能会撞树桩子,但已经不会是他了。
“瑶哥,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不愿意你谈恋爱吗?我害怕你剩我一个人,我还想和你去很多地方,吃很多东西。”秦子墨眼眶有点泛红,他很早就想说这些话了,但一直没机会。其实今天来北京就是特地找靖佩瑶的,他觉得靖佩瑶可以永远不知道这事。但是一想到当初那个女生说的那句:“我只是想告诉他。”他就心乱。

他要不要告诉靖佩瑶呢:
他喜欢他,已经很久了。

18
秦子墨知道,表白这种事情是一个人的,与对方无关。可他话到嘴边了又觉得有关。
他想要回复,他想要肯定的回复。
可靖佩瑶这带着佛珠的家伙能说出这种话吗。
他觉得不行。
他不能弄的兄弟也做不成。
秦子墨决定就这么再回去吧,这一行本来也没打算要说出来。他只是想看看他最近怎么样。

“那个,”靖佩瑶胳膊搭上秦子墨,坐得近了半个座位,“秦子墨的背影和侧身是我最熟悉的。”

19
秦子墨有点懵,这话什么意思??背影和侧身?
靖佩瑶头低着看着秦子墨骨节分明的手,他感觉到秦子墨转了过来,抬起头把目光投进了秦子墨深邃的眸子。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看着你的背影了,我不知道在这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希望你听我说完。”
秦子墨心里彻底乱了:什么意思???意思是瑶哥他???不会吧??这是什么天赐的礼物吗??不对不对,秦子墨你别想太多了,别让失望堵满了。
靖佩瑶在秦子墨眼底看到一丝慌乱,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觉得说完后,这一别可能就真的来日方长了。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了,他没法停下了。
“我说我喜欢你,子墨。”

20
子墨……
这个称呼有多久没听靖佩瑶叫了呢,秦子墨没数过有多少天,至少这声子墨他等了很久,或许是前面那句话。不不不,这都是他想听到的。他都想听到,他想靖佩瑶这么说很久了,但是他没想到真的会听到,眼前的这个靖佩瑶真的说了。
“瑶哥……”秦子墨一时间说不出话。
靖佩瑶摩挲着秦子墨的手,他头低着,他想记住这感觉,这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想让这触觉替代他记忆里这个人的背与侧。即便在这之后会成为唯一一次。
秦子墨有点哽咽,他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该如何回复,他没想到靖佩瑶会占据主导地位。
“啊……”秦子墨大脑短路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我没想要你的回复。”靖佩瑶揉搓秦子墨手指的动作轻缓了下来,慢慢地放下了秦子墨的手,他觉得是时候放手了。
他不可能一直看着秦子墨的,放开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能一直看着秦子墨的背影也挺好的。至少他在我眼里。

靖佩瑶手上秦子墨手的温度还没散,突然手上又传来同样的温度。靖佩瑶低头看了一眼又抬起头。
秦子墨眼睛里泛着光,那是不同于靖佩瑶眼里的光。
“瑶哥瑶哥,我、我也,喜欢你。”秦子墨眼里的光愈发闪烁,靖佩瑶突然明白之前秦子墨的慌张了,他没敢信这是真的啊。
秦子墨的手有些颤抖,他攥紧了靖佩瑶的手指,继续说:“我能在你眼里的海里点盏灯吗?”

21
靖佩瑶屏息,意识有点放空。
“你的话不用,因为你是我眼里的星星。”靖佩瑶笑了,他一把把秦子墨揽入怀里,他渴求这个温度很久了,久到记忆里只剩下他的背影。
看来以后,记忆里还可以嵌入他的味道,他的温度,他的正面了。

靖佩瑶的正面对暗恋的女生来说是禁忌。
秦子墨的正面对靖佩瑶却是克制。

而如今撞昏的是兔子,树桩子也抽枝发芽了。

=END=

18/10/05

背与侧(2)


07
“请问,子……秦子墨在吗?”哄闹的班级门口传来一个仿佛再多说一句就会被吸引住的磁铁声音。坐在门口的女生抬起头,定定地看了门口的男生半天才说:“你是靖佩瑶吧?找秦子墨有什么事情呀?”
靖佩瑶的低音炮再响起:“咳,你们的张老师找他有事,让我过来叫一下。”女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站起身环视了几遍乱成一团的班级,“他好像不在诶,”女生稍微停顿,“这样吧,我一会儿告诉他,你先回去吧。”
靖佩瑶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我刚刚和那个靖佩瑶说话了诶——”声音里带着些小激动的女生,向刚从厕所回来的女生炫耀着。“哇,他近距离看眼睛超大啊,感觉带着光!”邻桌女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在那个女生又跟别人炫耀的时候,脱下了橡皮的外衣,橡皮上露出了那个正在炫耀的女生嘴里所说的名字。

08
“其实我初中就认识你,爱打篮球,经常在篮球场上带球来回,你的背影和侧影我都记得。
偶尔楼道里擦肩而过,会有些慌乱地拉过朋友胳膊说些有的没的。
对我而言,你的正面是我的禁忌。”

09
“或者说是我一直都太胆小了,朋友们让我表白,可我觉得不太合适。所有人都知道秦子墨和你关系特别好,朋友有去他那里旁敲侧击问你是否有想谈恋爱的想法。得到的答案是否。他们说表白与对方无关,我害怕失败,即使最开始我们就连朋友也不是。
我真的可以向你说出“喜欢你”这个字眼吗……那之后,你的正面是不是会成为我上锁的秘密呢……?”
女孩慢慢地写下最后一个问号,咬了咬嘴唇,看着堆成小山的习题,合上了日记本。心想这份感情或许就这样丢在时间的河流里或许也不错……
但自己真的愿意这样吗……

10
“瑶哥,这边这边。”被防着的秦子墨用他的小奶音叫着,靖佩瑶则用他的大眼睛看着局势,一个假动作传给了秦子墨。秦子墨上篮得分。“瑶哥,好球!”秦子墨激动地揽住靖佩瑶,看着他的眼睛笑着。
终于等到下场休息,秦子墨刚递给靖佩瑶一瓶水,有个队员过来说有人找秦子墨,秦子墨一头雾水地跟着传消息的队员走了过去,站到了一个他没什么印象的女生跟前。
“你找我吗?”秦子墨还是没摸清是什么情况,“嗯……嗯。”女生看上去有些紧张,“那个,我希望你能把这个交给靖佩瑶……”女生颤巍巍的手举起一个淡粉色的信封,虽然举起的高度很低,但扎眼的粉色还是吸引了秦子墨。
“不好意思,瑶哥说他不想谈恋爱,你从我这传也没用……”秦子墨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他还是说了。
女生举起很低的高度,却用了很大的勇气:“就、就只是交给他,我也没想那么多……”秦子墨刚想说什么,女生接着说:“我只是想告诉他。”没有任何拐弯抹角,也没有拖泥带水的尾音,
秦子墨看着眼前这个头低到基本上只能看到后脑勺的女生,又看到不远处的拐角处几个女生往这边张望,他有点慌了,他说过要帮瑶哥拒绝的,可天知道这个女孩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要是由他拒绝会不会被后面那些女生给胖揍一顿……
虽然重点不是最后那句,但陷入无限纠结的秦子墨,还是选择了拿上。
“我不保证会有回信……”
“没事的,我只是想告诉他,就这样再忘了就好。”
“……”
“好吧。”
“谢谢你。”
“不、不用。”
女孩转身跑走,留下捏着粉红色信件的秦子墨思考着一个问题。

11
到底要不要交给瑶哥呢?

秦子墨想了好几天,他甚至在这几天里看到那个女生的朋友向他投过炽热的目光,身边说话不带经过大脑的同学调侃他被看上了。
秦子墨心如乱麻,没时间跟他们闹腾。他还在思考要怎么交给瑶哥。

三天了。
秦子墨觉得自己有些怂包,答应那个女生要给到的。于是他决定快刀斩乱麻,先下手为强。啊不是,这里的先下手是指先交给瑶哥,把烫手的山芋甩出去再说。
下定决心的当天晚上,自习一下,秦子墨就把书包拉链拉上,看着粉色逐渐被吞噬,把书包一把甩在肩上,跑到了靖佩瑶的教室后门。过了几分钟靖佩瑶他们班才下课,收拾好书包的靖佩瑶悠悠地走出教室,看到了感觉很着急,像兔子一样向上蹦的秦子墨。
“瑶哥瑶哥!”秦子墨边跳还边挥着手,靖佩瑶笑着叹了口气,走向秦子墨:“你不用跳起来我也能看到你。”
“啊,主要我有个急事想跟你说。”秦子墨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答应那个女生了,他还是有点说不出口。靖佩瑶看着秦子墨表情变化的脸,慵懒地搭上了秦子墨的肩,往校门口走着:“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秦子墨拖着靖佩瑶来到了操场,坐到了路灯下的长椅上。这会操场上零零散散还有几个人在跑步。秦子墨觉得在这样的环境,心情肯定舒缓,这事糊弄地交代一下就过去了。
于是秦子墨拉开了书包拉链,伸进一只手摸索着。这时靖佩瑶撑着长椅哼着歌,下一秒一个残影闪过,眼前出现了一个粉嫩嫩的东西。
靖佩瑶愣了一下,嘴里哼着的歌也停了。
“……?”
“哎呀不是,瑶哥你别误会,我跟你解释这事儿。”秦子墨有些语无伦次,“就前两天打球的时候有个妹子找我,她想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我虽然说过帮你拒绝,但是看着她我觉得费了挺大勇气的,所以我就没拒绝……这东西我老这么揣着心里也不踏实。所以,瑶哥,你就在这个花好月圆的夜晚,收下它吧。”
靖佩瑶看看秦子墨,又看看这个粉红色的东西。他有些无奈:秦子墨你是真不知道么。
秦子墨眨了眨眼睛,看瑶哥没动静,他就把这烫手的山芋塞到了瑶哥怀里。“瑶哥,妹子说了可以没有回复,但是你看看吧。我知道你没有想谈恋爱的心思,我也不想你谈了恋爱忘了兄弟,但是就看看也没啥是吧。”秦子墨挠挠头。
靖佩瑶借着路灯,看着秦子墨的眼睛:“你不想忘了兄弟,要是我看了就想谈恋爱了呢?”
“啊?瑶哥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秦子墨有些慌了,比他揣着这封信的时候还慌,“那我不给你了,我被那些女生骂死我也不给你。”说着秦子墨要抢那封信。
靖佩瑶眼疾手快把信塞进了自己的书包,笑了,他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小兔子,反而有些放宽了心。“没事,我收下了,你这个兄弟我不会忘。”
靖佩瑶心里想着,不如说我就没打算忘。

12
是从多会儿开始的呢,靖佩瑶看着秦子墨的眼神有了变化,他想再多看几眼,再多看一会儿,他想一下课就看到这只小兔子蹦过来,他想顺他的毛,他想和他一起度过每一分钟。
靖佩瑶,一个外人都评价英气潇洒的男生,就这么成了树桩子,被这一股脑撞上来的兔子撞昏了。
确实是昏了,他开始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上秦子墨了。他性子慢,每次都会走在秦子墨身后,而他总会看着秦子墨的背。忍不住了就会搭上肩膀,更多时候是忍住的,因为他想搂住他,像谈恋爱的人那样搂住。

这是当靖佩瑶看完那封情书之后所想的,因为情书里有一句:“你的背影和侧影我都记得。”
这句话对靖佩瑶来说不也一样:秦子墨的背影和侧影他也都记得。

13
往后几天秦子墨看上去略微收敛了一点,他没有之前那么咋呼了,靖佩瑶总有些不适应:“秦子墨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啊,没什么,作业使我筋疲力尽,”秦子墨趴在窗户沿有气无力地说。
靖佩瑶不自觉地上了手,顺着秦子墨的头发,在他眼里,这时的秦子墨就像耷拉着两只耳朵的小兔子。
“我没想回复,也没想谈恋爱。”靖佩瑶一边顺着毛,一边四十五度仰望楼道的天花板。
看上去没什么意思的一句话让秦子墨来了劲:“呼——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回复呢,那就好,我可不想当传信的了。我还想和瑶哥一起闹呢哈哈。”

嗯,秦子墨真的是只兔子。
而他也真的是那个树桩子。

背与侧(1)

>初设校园pa
>人设没大改动,应该没ooc……吧?
>没写大纲,激情瞎写,写到最后其实突然发现题目只是一点点内容。改不动了不改了(扔笔)
>有点长,大概分三次发(。)
>超话已发过√

01
靖佩瑶不是国旗队最高的,却是最清秀的那个。于是他总被妹子们小声议论很帅,但沉默寡言如靖佩瑶,不知是装作没听见还是就是没听见,反正别人说起来这事儿,他总回答:“啊?是吗?我不知道。”

秦子墨是班里的“问题学生”,问题的不是成绩,而是他这个人——他不抽烟不喝酒,就是特别皮,他和男生女生都能打成一片,座位怎么分也无济于事,代课老师提起来都觉得头大。

02
周一,国旗队照常换好衣服升国旗,即便在班主任俯视全班的时候,也会有那么几个女生微微倾身,对旁边的好朋友小声地讨论着八卦。
“第二排那边那个是靖佩瑶吧,他真的好帅啊。”
女生悄悄向身旁的朋友说。秦子墨像个长颈鹿,在队列中间踮脚探着脖子,压低声音问说话的女生:“诶你们女生都喜欢那种类型的吗?大眼睛白皮肤高个子……这条件,要是个妹子肯定好看啧啧啧。”女生不动声色白了他一眼:“要是个妹子你是不是会送个情书啥的。”
“哎呀不是,只是觉得你们眼光可以。”秦子墨这么说着,脑子里开始幻想这个叫靖佩瑶的同级生如果是女生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刚想好眼睛不用变动就很好看的时候,一记闷响给打得画面黑屏。
“秦子墨,升旗的时候不好好站队想什么呢?”班主任在旁边站了半天,发现这个优等问题生秦子墨一直在放空自己。
“没有没有,这不是心里想着祖国母亲想得出神了嘛。”秦子墨早上没吃什么油腻的食物,却油嘴滑舌的。班主任看了他两眼,说了句“就你会说”,就走了。

03
秦子墨开始注意起这个大眼睛的男生,单纯的好奇。听班里是他初中同学的男生说起,他喜欢音乐,喜欢唱歌。这让秦子墨觉得有突破方向了——他想和这个男生交朋友。
有好几次他在路上截胡靖佩瑶:“你是靖佩瑶吧,我是邻班的秦子墨,对你挺好奇的,想和你做个朋友。”奶里奶气的秦子墨摆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靖佩瑶耸耸眉毛,觉得这人有点意识过剩。
不过顺毛造型让秦子墨看上去像只温顺的小兔子,没什么太大的攻击性,几次拒绝后靖佩瑶还是接过了秦子墨手里的奶茶。
奶茶拿在手里温度暖手,入口顺滑。秦子墨吹着靖佩瑶的彩虹屁,说他眼睛有多好看,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不过也都是实话。
靖佩瑶吸溜着奶茶,没听进去几句,倒是看着身旁这个人,越发觉得他像只兔子。

04
成功搭讪上之后,秦子墨隔三差五课间就跑到靖佩瑶班上,叫他出来,给他一点小零食;跟他说刚刚哪个老师有什么成梗的事情;还有放学想约他一起去学校附近哪个小店里吃饭。
手腕上带着一串佛珠的靖佩瑶,在秦子墨这个话痨的对比之下,显得十分,万分佛系。他靠在过道围栏上,看几眼来往的人,却看边说边笑的秦子墨的侧影多那么好几眼。
“诶,靖佩瑶你生日几月的呀?”秦子墨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
“哦,二月的,九六年二月的。”靖佩瑶低头看着佛珠说道。“哇,你原来比我大呀,生日好大哦。”秦子墨嘴夸张地张成O型,“那我叫你瑶哥吧,嘻嘻。”靖佩瑶抬起头,大眼睛对上秦子墨笑得略弯的眸子。
“好啊。”

05
佛系靖佩瑶也没评价过秦子墨,总是看着秦子墨皮。但外人看来,秦子墨很烦,有事没事跑到靖佩瑶班里,瑶哥瑶哥的叫着。
于是开始有人旁敲侧击或者直接打直球问靖佩瑶;觉不觉得秦子墨很烦人。他们看不下去秦子墨天天这么找靖佩瑶了,都觉得靖佩瑶这么一个英气潇洒,自带低音炮的稳重男生,不能就被这么一个上蹿下跳的秦子墨给带跑偏了,虽然成绩还不赖吧。
靖佩瑶听到别人这么问起来,就会说;“哦,没什么,我挺喜欢子墨的,高中生皮一皮不挺青春活力的么。”

其实主要别人还是不了解靖佩瑶。大家都知道秦子墨皮,那也只是表面皮。靖佩瑶可是沉稳寡言的表面下皮。秦子墨总开玩笑;瑶哥开口,瑶言瑶语。
所以靖佩瑶当然不觉得秦子墨很皮,话痨一点对于“静佩瑶”来说也挺好的,互补。
俩人虽然一个话痨,一个佛系,但意外地合拍,显得特别和谐。
秦子墨做出什么别人可能呆住要反应半天的举动,靖佩瑶能很快接住梗和他一起耍。
秦子墨闹,靖佩瑶就护他。
闹多了,累了,就会在靖佩瑶身后贴着肩膀缩着。

06
秦子墨是真的觉得靖佩瑶这人特别好,他喜欢和他在一起,那双眼睛里仿佛有一片海。哎呀,怪不得那么多妹子喜欢他呢。
不过让秦子墨觉得有点烦的一点是,身边有靖佩瑶这样一个对女孩子有吸引力的男生,总是有女生来找秦子墨打听他的联系方式。秦子墨最开始还兜圈子,后来索性哼地一声就走了。

他干脆在某次晚上和靖佩瑶吃晚饭的时候,问靖佩瑶;“瑶哥,好多女孩子问我你的信息,你有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啊?有的话我也不咋拒绝了,只不过……”秦子墨筷子停在空中,看着碗里的饭呆住了。靖佩瑶刚扒拉了两口菜,听到声音没了,抬头看向秦子墨;“怎么了,只不过什么?”
“没什么,瑶哥我觉得你也挺适合谈恋爱,也会开玩笑,还会照顾人,要是有个女孩子能受你喜欢,一定很开心……”秦子墨越说声音越小,避免尴尬,抬起筷子夹了两根菜塞进了嘴里。
靖佩瑶看着他说完,边吃边说;“可我没那想法,现在这样挺好的。和你扯扯皮,吃吃饭,在学校好好学习,在家好好睡觉,我觉得挺好的。”
“是嘛?咳咳,那我就还是对那些妹子持拒绝态度哦。”
“嗯。”
“好了,吃饭吃饭。哎呀,我还没吃饱呢。”
靖佩瑶慢慢抬起对着碗的头,看着不自觉嘴角带笑的对面的人,舒了口气。

😭😭😭零届太太超级棒啊!!!!最开始是因为色彩超好看关注了!!后来喜欢上星尘宝宝又看到了太太的身影!(只是我中间没关注过x(土下座)太太您是神仙!!
上大学后总算能买喜欢的绘本什么的了超级棒!!希望太太注意身体,继续加油!
一个小小的repo|ω•`)出久小天使超可爱!但还是最喜欢这一张!真的爆可爱了!!
女孩子花嫁那张超级美啊!!

近期瞎鸡儿摸鱼。冒个泡,明后两天去北京凹凸only展嘻嘻|ω•`)近期破相希望抱大大们大腿别嫌弃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