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萌不萌

总会好起来的,对吧?

什么 现在居然有置顶了_(:зゝ∠)_

————
【所有的喜欢都是随性】

本命:夏娜  小英雄(绿谷出久)  阳炎 

喜欢番剧类型:日常 / 恋爱 / 百合

翻唱er+p主:yukiri×hanser  40mp  COP

追星:觉醒东方>>鹅喂啃了解一下

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和人  jk 

兴趣:吃喝玩乐 写东西 音乐
——

平常基本在肝学业,大学狗。
偶尔写点东西,坚定“爱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
追星技能点亮中,乐器偷时间磨炼中

各平台基本上id同名

不要大意 欢迎来勾搭(*>◡❛)

背与侧(3)

14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高三就过半了。
靖佩瑶进入高三后就退出了国旗队,被女生们讨论的国旗队帅哥也换了人。而秦子墨还是“问题学生”,只不过问题小了。他还是闹腾,只是在枯燥的高三生活里,他的闹腾是多彩的。
他开始没时间去找靖佩瑶了,越堆越高的套题,越来越难的理科题,他甚至都没想多少瑶哥。公式、错题、挨的骂在脑子里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靖佩瑶那边也一样,没了秦子墨,生活像少了点什么。回家时总会想到那时半路拦截他拿着奶茶的秦子墨,弹钢琴时会想他用小奶音唱歌的样子。
从有到无从来是最残酷的。

15
高考后,靖佩瑶和秦子墨特地出去耍了一天,他们没有说高三有多难熬,没有说想报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和高三以前一样。

准备回家的时候,秦子墨没忍住,举着个烤红薯问靖佩瑶:“瑶哥,我们以后可能会分开吧?”
“嗯。”靖佩瑶没看着他。
“那我们约好以后要常聚呀。”
“嗯。”
“那,我先回家了,保持联系。”秦子墨看着越来越近的公交车,边吃着烤红薯边说。
“嗯。”靖佩瑶还是只这一声。
秦子墨眨眨眼睛,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气氛有点冷。

“瑶哥,下次见。”秦子墨在公交车上挥挥手。
这次靖佩瑶什么也没说。
秦子墨以为他又只说了嗯,只是自己没听见。
可靖佩瑶确实什么也没说。
靖佩瑶害怕他再多说一句,自己会不忍继续看着秦子墨的背影,侧身也不想。
他不想记忆模糊后,只记住他的背与侧。

16
五月,天气正开始一点、一点的变热。
靖佩瑶已经换上了短袖,对他来说刚刚好。

和舍友提着打包的饭,听到舍友说:“诶,佩瑶你看,那是汉服吗?男生穿汉服我倒是很少见。”
靖佩瑶顺着舍友的目光望过去,在他们宿舍楼下站着一个穿着汉服的看上去很瘦的男生。
记忆中熟悉的背影,但是他有点不敢猜。

离汉服男生越来越近,大概还有三四米,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或是感应到了什么,汉服男生转向了靖佩瑶走来的方向。

“瑶哥!”

熟悉的小奶音,熟悉的背影。
我果然,还是记得他的背影与侧身啊。

靖佩瑶心里早已有答案,却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他想了很久的人。
“瑶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秦子墨撩起汉服的长袖,冲靖佩瑶比了个耶,“我和朋友约在北京的展子面个基,顺便来你学校看看你,最近怎么样啊?寒假之后有没有想我啊嘻嘻。”
靖佩瑶看着还像高中时候活泼闹腾的秦子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窄窄的过道里,秦子墨跟他讲着老师说了什么,他记不清内容了,唯一记得的就是秦子墨的侧影,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每天都很想你。”
靖佩瑶在心里这样回复了秦子墨,说出口的只是一句:“要不要到我宿舍歇会?”
“不用了不用了,看你们还没吃饭吧,我下午就还得回去呢,瑶哥,来日方长啊。”秦子墨挥了挥汉服长衣袖。又让靖佩瑶想到高考后上公交车的秦子墨的背影。
他还想像以前那样和秦子墨搭着肩膀,在操场的长椅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闲聊。
回忆却总是捉弄人。

“那我送送你吧,我下午没课。”靖佩瑶只能说这么一句,虽然显得有些客套、生硬。
“也行啊,我还想多和你说说话。”
“我也是。”

17
机场。
“你还会来吗?”两个人坐了很久,却一字未说,靖佩瑶打破了沉默。
“啊,之后还会有忙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嗯。”

……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秦子墨手抓着行李箱的杆,脸没有转向靖佩瑶,仿佛在对空气说话,可他知道他在和谁说话。
“说什么?”靖佩瑶的低音炮总是让秦子墨会想到他的眼睛,那里像一片海,而他想在那里点盏灯。
气氛降到了零点。

“咱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秦子墨试图想打破冰面。
“嗯。”
“你不想我吗?”秦子墨转过来了,但脸还是侧着。
“想。”
特别想,其实靖佩瑶想这样说。但他们是哥们,他也只是个木头桩子,兔子还可能会撞树桩子,但已经不会是他了。
“瑶哥,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不愿意你谈恋爱吗?我害怕你剩我一个人,我还想和你去很多地方,吃很多东西。”秦子墨眼眶有点泛红,他很早就想说这些话了,但一直没机会。其实今天来北京就是特地找靖佩瑶的,他觉得靖佩瑶可以永远不知道这事。但是一想到当初那个女生说的那句:“我只是想告诉他。”他就心乱。

他要不要告诉靖佩瑶呢:
他喜欢他,已经很久了。

18
秦子墨知道,表白这种事情是一个人的,与对方无关。可他话到嘴边了又觉得有关。
他想要回复,他想要肯定的回复。
可靖佩瑶这带着佛珠的家伙能说出这种话吗。
他觉得不行。
他不能弄的兄弟也做不成。
秦子墨决定就这么再回去吧,这一行本来也没打算要说出来。他只是想看看他最近怎么样。

“那个,”靖佩瑶胳膊搭上秦子墨,坐得近了半个座位,“秦子墨的背影和侧身是我最熟悉的。”

19
秦子墨有点懵,这话什么意思??背影和侧身?
靖佩瑶头低着看着秦子墨骨节分明的手,他感觉到秦子墨转了过来,抬起头把目光投进了秦子墨深邃的眸子。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看着你的背影了,我不知道在这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希望你听我说完。”
秦子墨心里彻底乱了:什么意思???意思是瑶哥他???不会吧??这是什么天赐的礼物吗??不对不对,秦子墨你别想太多了,别让失望堵满了。
靖佩瑶在秦子墨眼底看到一丝慌乱,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觉得说完后,这一别可能就真的来日方长了。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了,他没法停下了。
“我说我喜欢你,子墨。”

20
子墨……
这个称呼有多久没听靖佩瑶叫了呢,秦子墨没数过有多少天,至少这声子墨他等了很久,或许是前面那句话。不不不,这都是他想听到的。他都想听到,他想靖佩瑶这么说很久了,但是他没想到真的会听到,眼前的这个靖佩瑶真的说了。
“瑶哥……”秦子墨一时间说不出话。
靖佩瑶摩挲着秦子墨的手,他头低着,他想记住这感觉,这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想让这触觉替代他记忆里这个人的背与侧。即便在这之后会成为唯一一次。
秦子墨有点哽咽,他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该如何回复,他没想到靖佩瑶会占据主导地位。
“啊……”秦子墨大脑短路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我没想要你的回复。”靖佩瑶揉搓秦子墨手指的动作轻缓了下来,慢慢地放下了秦子墨的手,他觉得是时候放手了。
他不可能一直看着秦子墨的,放开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能一直看着秦子墨的背影也挺好的。至少他在我眼里。

靖佩瑶手上秦子墨手的温度还没散,突然手上又传来同样的温度。靖佩瑶低头看了一眼又抬起头。
秦子墨眼睛里泛着光,那是不同于靖佩瑶眼里的光。
“瑶哥瑶哥,我、我也,喜欢你。”秦子墨眼里的光愈发闪烁,靖佩瑶突然明白之前秦子墨的慌张了,他没敢信这是真的啊。
秦子墨的手有些颤抖,他攥紧了靖佩瑶的手指,继续说:“我能在你眼里的海里点盏灯吗?”

21
靖佩瑶屏息,意识有点放空。
“你的话不用,因为你是我眼里的星星。”靖佩瑶笑了,他一把把秦子墨揽入怀里,他渴求这个温度很久了,久到记忆里只剩下他的背影。
看来以后,记忆里还可以嵌入他的味道,他的温度,他的正面了。

靖佩瑶的正面对暗恋的女生来说是禁忌。
秦子墨的正面对靖佩瑶却是克制。

而如今撞昏的是兔子,树桩子也抽枝发芽了。

=END=

18/10/05

背与侧(2)


07
“请问,子……秦子墨在吗?”哄闹的班级门口传来一个仿佛再多说一句就会被吸引住的磁铁声音。坐在门口的女生抬起头,定定地看了门口的男生半天才说:“你是靖佩瑶吧?找秦子墨有什么事情呀?”
靖佩瑶的低音炮再响起:“咳,你们的张老师找他有事,让我过来叫一下。”女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站起身环视了几遍乱成一团的班级,“他好像不在诶,”女生稍微停顿,“这样吧,我一会儿告诉他,你先回去吧。”
靖佩瑶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我刚刚和那个靖佩瑶说话了诶——”声音里带着些小激动的女生,向刚从厕所回来的女生炫耀着。“哇,他近距离看眼睛超大啊,感觉带着光!”邻桌女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在那个女生又跟别人炫耀的时候,脱下了橡皮的外衣,橡皮上露出了那个正在炫耀的女生嘴里所说的名字。

08
“其实我初中就认识你,爱打篮球,经常在篮球场上带球来回,你的背影和侧影我都记得。
偶尔楼道里擦肩而过,会有些慌乱地拉过朋友胳膊说些有的没的。
对我而言,你的正面是我的禁忌。”

09
“或者说是我一直都太胆小了,朋友们让我表白,可我觉得不太合适。所有人都知道秦子墨和你关系特别好,朋友有去他那里旁敲侧击问你是否有想谈恋爱的想法。得到的答案是否。他们说表白与对方无关,我害怕失败,即使最开始我们就连朋友也不是。
我真的可以向你说出“喜欢你”这个字眼吗……那之后,你的正面是不是会成为我上锁的秘密呢……?”
女孩慢慢地写下最后一个问号,咬了咬嘴唇,看着堆成小山的习题,合上了日记本。心想这份感情或许就这样丢在时间的河流里或许也不错……
但自己真的愿意这样吗……

10
“瑶哥,这边这边。”被防着的秦子墨用他的小奶音叫着,靖佩瑶则用他的大眼睛看着局势,一个假动作传给了秦子墨。秦子墨上篮得分。“瑶哥,好球!”秦子墨激动地揽住靖佩瑶,看着他的眼睛笑着。
终于等到下场休息,秦子墨刚递给靖佩瑶一瓶水,有个队员过来说有人找秦子墨,秦子墨一头雾水地跟着传消息的队员走了过去,站到了一个他没什么印象的女生跟前。
“你找我吗?”秦子墨还是没摸清是什么情况,“嗯……嗯。”女生看上去有些紧张,“那个,我希望你能把这个交给靖佩瑶……”女生颤巍巍的手举起一个淡粉色的信封,虽然举起的高度很低,但扎眼的粉色还是吸引了秦子墨。
“不好意思,瑶哥说他不想谈恋爱,你从我这传也没用……”秦子墨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但他还是说了。
女生举起很低的高度,却用了很大的勇气:“就、就只是交给他,我也没想那么多……”秦子墨刚想说什么,女生接着说:“我只是想告诉他。”没有任何拐弯抹角,也没有拖泥带水的尾音,
秦子墨看着眼前这个头低到基本上只能看到后脑勺的女生,又看到不远处的拐角处几个女生往这边张望,他有点慌了,他说过要帮瑶哥拒绝的,可天知道这个女孩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要是由他拒绝会不会被后面那些女生给胖揍一顿……
虽然重点不是最后那句,但陷入无限纠结的秦子墨,还是选择了拿上。
“我不保证会有回信……”
“没事的,我只是想告诉他,就这样再忘了就好。”
“……”
“好吧。”
“谢谢你。”
“不、不用。”
女孩转身跑走,留下捏着粉红色信件的秦子墨思考着一个问题。

11
到底要不要交给瑶哥呢?

秦子墨想了好几天,他甚至在这几天里看到那个女生的朋友向他投过炽热的目光,身边说话不带经过大脑的同学调侃他被看上了。
秦子墨心如乱麻,没时间跟他们闹腾。他还在思考要怎么交给瑶哥。

三天了。
秦子墨觉得自己有些怂包,答应那个女生要给到的。于是他决定快刀斩乱麻,先下手为强。啊不是,这里的先下手是指先交给瑶哥,把烫手的山芋甩出去再说。
下定决心的当天晚上,自习一下,秦子墨就把书包拉链拉上,看着粉色逐渐被吞噬,把书包一把甩在肩上,跑到了靖佩瑶的教室后门。过了几分钟靖佩瑶他们班才下课,收拾好书包的靖佩瑶悠悠地走出教室,看到了感觉很着急,像兔子一样向上蹦的秦子墨。
“瑶哥瑶哥!”秦子墨边跳还边挥着手,靖佩瑶笑着叹了口气,走向秦子墨:“你不用跳起来我也能看到你。”
“啊,主要我有个急事想跟你说。”秦子墨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答应那个女生了,他还是有点说不出口。靖佩瑶看着秦子墨表情变化的脸,慵懒地搭上了秦子墨的肩,往校门口走着:“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秦子墨拖着靖佩瑶来到了操场,坐到了路灯下的长椅上。这会操场上零零散散还有几个人在跑步。秦子墨觉得在这样的环境,心情肯定舒缓,这事糊弄地交代一下就过去了。
于是秦子墨拉开了书包拉链,伸进一只手摸索着。这时靖佩瑶撑着长椅哼着歌,下一秒一个残影闪过,眼前出现了一个粉嫩嫩的东西。
靖佩瑶愣了一下,嘴里哼着的歌也停了。
“……?”
“哎呀不是,瑶哥你别误会,我跟你解释这事儿。”秦子墨有些语无伦次,“就前两天打球的时候有个妹子找我,她想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我虽然说过帮你拒绝,但是看着她我觉得费了挺大勇气的,所以我就没拒绝……这东西我老这么揣着心里也不踏实。所以,瑶哥,你就在这个花好月圆的夜晚,收下它吧。”
靖佩瑶看看秦子墨,又看看这个粉红色的东西。他有些无奈:秦子墨你是真不知道么。
秦子墨眨了眨眼睛,看瑶哥没动静,他就把这烫手的山芋塞到了瑶哥怀里。“瑶哥,妹子说了可以没有回复,但是你看看吧。我知道你没有想谈恋爱的心思,我也不想你谈了恋爱忘了兄弟,但是就看看也没啥是吧。”秦子墨挠挠头。
靖佩瑶借着路灯,看着秦子墨的眼睛:“你不想忘了兄弟,要是我看了就想谈恋爱了呢?”
“啊?瑶哥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秦子墨有些慌了,比他揣着这封信的时候还慌,“那我不给你了,我被那些女生骂死我也不给你。”说着秦子墨要抢那封信。
靖佩瑶眼疾手快把信塞进了自己的书包,笑了,他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小兔子,反而有些放宽了心。“没事,我收下了,你这个兄弟我不会忘。”
靖佩瑶心里想着,不如说我就没打算忘。

12
是从多会儿开始的呢,靖佩瑶看着秦子墨的眼神有了变化,他想再多看几眼,再多看一会儿,他想一下课就看到这只小兔子蹦过来,他想顺他的毛,他想和他一起度过每一分钟。
靖佩瑶,一个外人都评价英气潇洒的男生,就这么成了树桩子,被这一股脑撞上来的兔子撞昏了。
确实是昏了,他开始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上秦子墨了。他性子慢,每次都会走在秦子墨身后,而他总会看着秦子墨的背。忍不住了就会搭上肩膀,更多时候是忍住的,因为他想搂住他,像谈恋爱的人那样搂住。

这是当靖佩瑶看完那封情书之后所想的,因为情书里有一句:“你的背影和侧影我都记得。”
这句话对靖佩瑶来说不也一样:秦子墨的背影和侧影他也都记得。

13
往后几天秦子墨看上去略微收敛了一点,他没有之前那么咋呼了,靖佩瑶总有些不适应:“秦子墨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啊,没什么,作业使我筋疲力尽,”秦子墨趴在窗户沿有气无力地说。
靖佩瑶不自觉地上了手,顺着秦子墨的头发,在他眼里,这时的秦子墨就像耷拉着两只耳朵的小兔子。
“我没想回复,也没想谈恋爱。”靖佩瑶一边顺着毛,一边四十五度仰望楼道的天花板。
看上去没什么意思的一句话让秦子墨来了劲:“呼——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回复呢,那就好,我可不想当传信的了。我还想和瑶哥一起闹呢哈哈。”

嗯,秦子墨真的是只兔子。
而他也真的是那个树桩子。

背与侧(1)

>初设架空校园pa
>人设没大改动,应该没ooc……吧?
>没写大纲,激情瞎写,写到最后其实突然发现题目只是一点点内容。改不动了不改了(扔笔)
>有点长,大概分三次发(。)
>超话已发过√

01
靖佩瑶不是国旗队最高的,却是最清秀的那个。于是他总被妹子们小声议论很帅,但沉默寡言如靖佩瑶,不知是装作没听见还是就是没听见,反正别人说起来这事儿,他总回答:“啊?是吗?我不知道。”

秦子墨是班里的“问题学生”,问题的不是成绩,而是他这个人——他不抽烟不喝酒,就是特别皮,他和男生女生都能打成一片,座位怎么分也无济于事,代课老师提起来都觉得头大。

02
周一,国旗队照常换好衣服升国旗,即便在班主任俯视全班的时候,也会有那么几个女生微微倾身,对旁边的好朋友小声地讨论着八卦。
“第二排那边那个是靖佩瑶吧,他真的好帅啊。”
女生悄悄向身旁的朋友说。秦子墨像个长颈鹿,在队列中间踮脚探着脖子,压低声音问说话的女生:“诶你们女生都喜欢那种类型的吗?大眼睛白皮肤高个子……这条件,要是个妹子肯定好看啧啧啧。”女生不动声色白了他一眼:“要是个妹子你是不是会送个情书啥的。”
“哎呀不是,只是觉得你们眼光可以。”秦子墨这么说着,脑子里开始幻想这个叫靖佩瑶的同级生如果是女生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刚想好眼睛不用变动就很好看的时候,一记闷响给打得画面黑屏。
“秦子墨,升旗的时候不好好站队想什么呢?”班主任在旁边站了半天,发现这个优等问题生秦子墨一直在放空自己。
“没有没有,这不是心里想着祖国母亲想得出神了嘛。”秦子墨早上没吃什么油腻的食物,却油嘴滑舌的。班主任看了他两眼,说了句“就你会说”,就走了。

03
秦子墨开始注意起这个大眼睛的男生,单纯的好奇。听班里是他初中同学的男生说起,他喜欢音乐,喜欢唱歌。这让秦子墨觉得有突破方向了——他想和这个男生交朋友。
有好几次他在路上截胡靖佩瑶:“你是靖佩瑶吧,我是邻班的秦子墨,对你挺好奇的,想和你做个朋友。”奶里奶气的秦子墨摆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靖佩瑶耸耸眉毛,觉得这人有点意识过剩。
不过顺毛造型让秦子墨看上去像只温顺的小兔子,没什么太大的攻击性,几次拒绝后靖佩瑶还是接过了秦子墨手里的奶茶。
奶茶拿在手里温度暖手,入口顺滑。秦子墨吹着靖佩瑶的彩虹屁,说他眼睛有多好看,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不过也都是实话。
靖佩瑶吸溜着奶茶,没听进去几句,倒是看着身旁这个人,越发觉得他像只兔子。

04
成功搭讪上之后,秦子墨隔三差五课间就跑到靖佩瑶班上,叫他出来,给他一点小零食;跟他说刚刚哪个老师有什么成梗的事情;还有放学想约他一起去学校附近哪个小店里吃饭。
手腕上带着一串佛珠的靖佩瑶,在秦子墨这个话痨的对比之下,显得十分,万分佛系。他靠在过道围栏上,看几眼来往的人,却看边说边笑的秦子墨的侧影多那么好几眼。
“诶,靖佩瑶你生日几月的呀?”秦子墨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
“哦,二月的,九六年二月的。”靖佩瑶低头看着佛珠说道。“哇,你原来比我大呀,生日好大哦。”秦子墨嘴夸张地张成O型,“那我叫你瑶哥吧,嘻嘻。”靖佩瑶抬起头,大眼睛对上秦子墨笑得略弯的眸子。
“好啊。”

05
佛系靖佩瑶也没评价过秦子墨,总是看着秦子墨皮。但外人看来,秦子墨很烦,有事没事跑到靖佩瑶班里,瑶哥瑶哥的叫着。
于是开始有人旁敲侧击或者直接打直球问靖佩瑶;觉不觉得秦子墨很烦人。他们看不下去秦子墨天天这么找靖佩瑶了,都觉得靖佩瑶这么一个英气潇洒,自带低音炮的稳重男生,不能就被这么一个上蹿下跳的秦子墨给带跑偏了,虽然成绩还不赖吧。
靖佩瑶听到别人这么问起来,就会说;“哦,没什么,我挺喜欢子墨的,高中生皮一皮不挺青春活力的么。”

其实主要别人还是不了解靖佩瑶。大家都知道秦子墨皮,那也只是表面皮。靖佩瑶可是沉稳寡言的表面下皮。秦子墨总开玩笑;瑶哥开口,瑶言瑶语。
所以靖佩瑶当然不觉得秦子墨很皮,话痨一点对于“静佩瑶”来说也挺好的,互补。
俩人虽然一个话痨,一个佛系,但意外地合拍,显得特别和谐。
秦子墨做出什么别人可能呆住要反应半天的举动,靖佩瑶能很快接住梗和他一起耍。
秦子墨闹,靖佩瑶就护他。
闹多了,累了,就会在靖佩瑶身后贴着肩膀缩着。

06
秦子墨是真的觉得靖佩瑶这人特别好,他喜欢和他在一起,那双眼睛里仿佛有一片海。哎呀,怪不得那么多妹子喜欢他呢。
不过让秦子墨觉得有点烦的一点是,身边有靖佩瑶这样一个对女孩子有吸引力的男生,总是有女生来找秦子墨打听他的联系方式。秦子墨最开始还兜圈子,后来索性哼地一声就走了。

他干脆在某次晚上和靖佩瑶吃晚饭的时候,问靖佩瑶;“瑶哥,好多女孩子问我你的信息,你有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啊?有的话我也不咋拒绝了,只不过……”秦子墨筷子停在空中,看着碗里的饭呆住了。靖佩瑶刚扒拉了两口菜,听到声音没了,抬头看向秦子墨;“怎么了,只不过什么?”
“没什么,瑶哥我觉得你也挺适合谈恋爱,也会开玩笑,还会照顾人,要是有个女孩子能受你喜欢,一定很开心……”秦子墨越说声音越小,避免尴尬,抬起筷子夹了两根菜塞进了嘴里。
靖佩瑶看着他说完,边吃边说;“可我没那想法,现在这样挺好的。和你扯扯皮,吃吃饭,在学校好好学习,在家好好睡觉,我觉得挺好的。”
“是嘛?咳咳,那我就还是对那些妹子持拒绝态度哦。”
“嗯。”
“好了,吃饭吃饭。哎呀,我还没吃饱呢。”
靖佩瑶慢慢抬起对着碗的头,看着不自觉嘴角带笑的对面的人,舒了口气。

😭😭😭零届太太超级棒啊!!!!最开始是因为色彩超好看关注了!!后来喜欢上星尘宝宝又看到了太太的身影!(只是我中间没关注过x(土下座)太太您是神仙!!
上大学后总算能买喜欢的绘本什么的了超级棒!!希望太太注意身体,继续加油!
一个小小的repo|ω•`)出久小天使超可爱!但还是最喜欢这一张!真的爆可爱了!!
女孩子花嫁那张超级美啊!!

近期瞎鸡儿摸鱼。冒个泡,明后两天去北京凹凸only展嘻嘻|ω•`)近期破相希望抱大大们大腿别嫌弃呜呜

大年初一,给各位拜个晚年呗(哪晚了)

※安艾
※我只会写清水=͟͟͞͞(꒪ᗜ꒪ ‧̣̥̇)水清无鱼的那种
※斟酌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写不写后续,其实还有点东西想写,但又感觉到这里就合适。
※中间其实不是雷卡…但也可以当作是233
※卡卡这个私加设定是因为卡卡是处女座嘛( ‘-ωก̀ )介意的话轻喷

※※小学生文笔 ,还想改但是水平有限
※好像是个文手,其实就是理科生瞎几把写
※学其他太太调戏一下tag  希望不介意quq
※最后:辣鸡排版。
   以及,我咋这么多废话??

然后↓

安艾 之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从艾比和安迷修第一次见面,不论是年龄、个子还是性格方面,都让这个有着骑士之道,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安迷修,产生了很强烈的保护欲。

最开始应该是保护欲吧,暖男属性的安迷修,没有刻意地去跟着艾比,去帮助她。但似乎是命运的安排,艾比每次有难的时候都会碰到安迷修。

而已经成年,沉着冷静的安迷修总是能稳妥地处理好艾比的困难。

艾比每次眼中看到的却只是个耍帅的“恶心帅”,不仅这样,还总会补刀。

时间长了,安迷修总是会恰当地出现,处理掉艾比的困难。是个人也不会以为是巧合吧,尽管真的,大部分都是。

然后,艾比开始叫安迷修:“跟踪狂恶心帅”。“这个称呼……还真是独特啊……(叹气)”安迷修如此想到。

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

后来安迷修在院子里修剪绿植的时候,总是会走神,想着“艾比小姐今天有没有遇到困难啊?”、“可如果我去找艾比小姐,肯定会彻底被当成跟踪狂吧……”这样的内容。

以至于本来很方整的绿植,现在变得每次被对户雷狮家的卡米尔——强迫症晚期看到,总是会放佩利出来咬安迷修。

直到有一次,安迷修又双叒叕“巧合”地碰到艾比有困难,本还想纠结一下去不去帮忙的时候,心中的骑士之道却没让他去多加思考。

“又是那个恶心帅的笑容……这个人可真是……”艾比心里这样想着。

“喂,跟踪狂。本小姐每次可没有求你哦,不要觉得帮了我很多次就很得意。我可什么都不欠你。”

“帮美丽可爱的小姐,是在下的义务,不需要什么回报。”安迷修向艾比露出标准恶心帅的笑容。

艾比别过头,耳朵微微发红。也不管对面的人听不听得见,自顾自小声地说道:“这家伙……绝对使了什么阴谋诡计……”

“喂。”

“怎么了?艾比小姐。”

“看在你帮了我这么多次忙的份上,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如果艾比小姐真的愿意告诉在下的话,在下当然侧耳聆听。”

“你这家伙……

※昨晚自习摸鱼产物。
摸鱼质量越来越高了是什么鬼=͟͟͞͞(꒪ᗜ꒪ ‧̣̥̇)

本来想画安哥视线的艾比小可爱,和看着艾比拿着苦瓜奶茶出神的安哥……
但是艾比在数分那边,安哥在高代这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死x)

顺便这是我第一次画男孩子不是画女硬说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喜可贺√

我这边越来越冷了_(:зゝ∠)_然后天天看着围围巾 戴帽子的妹子们,就摸了这么个鱼……希望大家注意保暖,多穿点衣服哟(◦˙▽˙◦)

最近的摸鱼emmm乱七八糟的 也没有什么本领加tag  我佩服我自己发在lof上_(:зゝ∠)_晚安啦